服务公告

1、为戏曲院团创作剧本;

2、应约创作电影剧本;

3、为戏曲院团演职员在省级和国家级核心期刊上发表论文;

4、为社会各界人士发表省级和国家级学术性论文;

5、为戏曲院团组织媒体宣传;

6、为社会各界组织大中小型戏曲演出和综艺晚会;


联系人:东风

电话:13838156232 (微信同号);

QQ:742688971;

电子邮箱:742688971@qq.com


人物风采:
邵文霞
邵文霞

  

    【跳起东方芭蕾舞的豫剧俏花旦 ——记河南省第六届青年戏剧演员大赛一等奖获得者邵文霞】
   【文:东风】

    在河南省第六届青年戏剧演员大赛中,河南省豫剧二团优秀青年演员邵文霞独辟蹊径,把绝迹于中国豫剧舞台多年的旦角绝技——踩跷功“拿来”成功地运用到参赛剧目《翠屏山》一折中,她以花旦应工饰演了红杏出墙的水浒英雄杨雄之妻潘巧云,华美俏丽和行云流水般的唱腔与精彩绝妙、美轮美奂的高难度跷功表演完美地相结合,不仅征服与感染了懂戏捧角的观众,而且打动了公正与苛刻的评委,因此邵文霞先是从来自全省十八个地市的146名复赛选手中脱颖而出,以9.87分的好成绩位列进入总决赛的前30个选手中的第三名,后又在总决赛中以8510分位列十名一等奖获得者中的第三名。
    作为中国豫剧界的一名后起之秀,我认为邵文霞是一个有思想有追求的新生代演员。这位今日豫剧舞台上第一个踩着跷“跳起东方芭蕾舞”的俏花旦在铺天盖地的鲜花和掌声中,付出的心血和汗水非手中之妙笔所能描绘地出来,所以只能沿着她的从艺之路用白描地手法写起------

  

   

    一、父爱如山,激励着邵文霞在学戏的道路上无畏无惧、勇往直前。
    1976年农历3月20日,邵文霞出生于河南省许昌县张潘乡水田村的一个贫穷农家。身为大队会计的父亲特别疼爱这个给全家带来欢声笑语的女儿,即使在与其他大队干部为五保户和军烈属发放年节慰问品的时候也要乐呵呵地驮着小文霞一起去。父亲生性活泼,爱好豫剧,每当在庭院中的槐树下学拉板胡时,小文霞总是趴在石桌上听地津津有味,激越悠扬的板胡声慢慢地在她幼小的脑海中刻印下了豫剧之音。姥姥家村上每逢庙会都要唱戏,庙会日也正好是她的生日,所以妈妈就带着她到姥姥家一边吃好东西一边看大戏。那个时候,舞台上演员们那花花绿绿的戏衣和闪闪发光的头饰应该说是她的最爱。看完戏回家后,她就把村上的孩子召集在一起玩戏。她是孩子头,总是把最重要的角色如穆桂英呀、花木兰啊分给自己演,小伙伴们总是为她配戏,纵是玩到日落西山、月上柳梢也不肯罢休。为了玩戏,家里的很多东西都成了道具,比如她会把枕巾绑在小手腕上做水袖舞动起来,把擀面杖握在手中当银枪耍弄一番。
    1990年,正在私企做业务的父亲要到兰州出差,路过张盘乡时,看到打着著名曲剧表演艺术家张晓凤旗号的一个许昌私立戏校正在招生,就叫文霞的舅舅通知文霞去报考。文霞唱了一段那个时期热播的电视连续剧《康德第一保镖传奇》中的一个插曲“红萝卜的胳膊白萝卜的腿-----”踏进了梨园行。这个戏校教的是曲剧,但请了京剧老师教基功、身段和把子,因此邵文霞打下了比较坚实的基础。在这里她只学了一年时间,但她很是感谢启蒙老师张富海、赵凯琴夫妇等老师。她说没有当年这些老师教她学会了踢腿、下叉、下腰、圆场、抢背、桌上下腰、僵尸、吊毛等基武功,就不可能走到今天,更不会在豫剧舞台上去踩着跷跳什么“东方芭蕾舞”。她更不忘不了赵老师,是这位好心的老师看她是个学戏的好苗子,就私下里劝他父亲赶快带着文霞离开这个没有前途的业余戏校去报考正规的戏校。
    1991年秋,邵文霞跨进了驻马店地区艺术学校的大门。她主工花旦,学豫剧。在校的三年间,从第二学期开始,每期都是三好学生。她很感谢那些辛勤的园丁对她的悉心培育,比如教基功、身段的曲艳红老师,教武功、把子的胡秀琴老师,教唱腔的任秀丽老师等都对她有很大的帮助与呵护。三年艺校的学习,不仅在基武功上有显著的提高,而且唱腔也很是过硬,并且屈老师给她排了一折《卖水》(饰演丫环春红),胡老师给她排了一折《白鳝观景》(饰演白鳝仙子)。
    当问起文霞在驻马店地区艺校为什么学习那么刻苦,接连五个学期都被评为三好学生时,她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出不出话。情绪稳定后,慢慢地道出了真情。在她上第二学期时,父亲便从私企中失业回家谋生。经济来源一断,日子又是举步维艰。父亲的点很背,种大蒜赔了,种树也赔了,种板蓝根也赔了,这些投资都是贷的款啊。为全家的生计和还贷,无奈地跑到大连去打工了。1992年秋,文霞该上第三学期了,正好弟弟也考上了艺校。家里没钱,文霞是老生学费还可以缓些日子再交,可是弟弟上的是新生,那1050元的学费必须交,否则就报不了名入不上校。要强的文霞领着弟弟到一家又一家的亲戚家告借,总共才借了三、四百元。但她忘不了善良的姑父,姑姑有病需要花钱治疗,家里也是相当贫困,却拿出了200元送给了姐弟二人。眼看开学的日子临近,才借了不到一半的学费,姐弟二人一边走一边哭。懂事的弟弟说“姐,实在不行,我不上了,还是供你上吧。”为了凑学费,妈妈留够了口粮后把多余的一点粮食都卖了,但钱还是不够。本家的叔伯看到这种情况,就你家十元、他家二十元的给凑了一些钱。就在9月1日开学的前两天,文霞姐弟最为绝望之际,父亲正好回来,就坐在院子里等他们。姐弟一见父亲就扑上去大哭了起来。父亲说:“咱们农村人生活太难了,为什么想要你们学戏啊?那就是不想叫你们像父亲一样做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想叫你们都从土地里走出去,学会一门技艺,才能有碗饭吃啊,如果能成名成角,那就出息了,父母也就不再为你们操心费神了啊!你们都要给我好好学戏!”加上父亲从大连借来的钱,他们姐弟二人的学费全部都交齐了。正是生活的磨练和父亲的激励,邵文霞从此更加勤奋刻苦地练功、练唱-------
    二、月老做媒,邵文霞从驻马店地区豫剧团“嫁到”了河南省豫剧二团。
    1994年,邵文霞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并顺利地进入了驻马店地区豫剧团。进团不久,她就做了一个戏补丁接演了一个小配角。团里要演出《东方夫人》,饰演丫环春梅的演员刚调走,领导就安排文霞来接演。在戏校上了几年学,但还没上过场演过大戏,心中不免发慌。演出头一天上午抄抄词调调弦,老师们给她说了一下演出路子和角色的表演与唱腔。常俊丽老师在戏中饰演东方明珠,还教她了一个“马趟子”。文霞夜里没睡不着,满脑子都是在想第二天怎么上场演戏。五点多,她起了床到地里背台词、练唱腔、走动作。上午九点多戏开演,没上场前心里还咚咚地跳,一上场她就完全放开了,戏演地很投入,没出什么差错,第一次登台演戏还算很顺。后来,在团里又接演了《借妻》中的罗翠娥、《狸猫换太子》中的李妃、《困皇陵》中的柴郡主、《杨六郎招亲》中的柴郡主等。在该团工作的八年间,主演房新枝、张瑞华、常俊丽等几个老师都给她多很多指导和帮助,她的演技才得以提高。
    2000年,驻马店地区豫剧团要排《抢来的警官》,把河南省豫剧二团团长、著名豫剧表演艺术家李树建老师给请了过来。在团里,邵文霞兼管化妆,这样就和李老师接触的多了,慢慢地也就熟悉了起来。李老师不仅戏唱地好,而且还很会当月老。正是在他的介绍下,邵文霞与著名豫剧音乐家张北方老师的公子张放喜结良缘。于是,2002年邵文霞调进了河南省豫剧二团。
    进了省会大团,眼界开阔了,邵文霞感到自己会的太少,压力很大。只有付出十倍、百倍的努力才能跟上名团名角的步伐。她学习老师们先进的化妆手法、认真地观看老师们是怎样演戏的、一边又一遍品听大师名家们的唱腔录音。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与磨合,邵文霞融入到了河南省豫剧二团这个富有创新精神的集体中来了。
    在省二团,她演的第一角色是唐派名剧《三哭殿》中的银屏公主,是著名旦角演员祁秋娥老师传授给她的。2003年她还在邵富有领衔主演的古典戏《下河东》中饰演罗氏。2005年,河南省豫剧二团推出的现代戏《颍河人家》要参加河南省第十届戏剧大赛,团领导李树建等为了推新人,安排邵富有和邵文霞联袂主演该剧。邵文霞为了从形象上贴近人物——中年妇女高荷花而把一头秀美飘逸的长发给剪掉;为了练好调门高旋律高的唱腔,在著名豫剧表演艺术家柏青老师的指导下终于给攻了下来。这部戏排了一个月,在大赛中邵文霞是超常发挥,最终夺得了从艺以来的第一个奖。第一次参加大赛拿了一个省级大奖,心情很是激动,超出了想象,她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她没有骄傲,深知这个奖来之不易,那是团领导班子的重视和关心,是全团人团结合作的结果,是集体的力量。这个奖对邵文霞老说是一种激励,一个动力,她真正感觉到了自己的价值。
    2007年,邵文霞在河南省第五届青年戏剧演员大赛中以《失子惊疯》一折参赛,很遗憾地是在回答知识问题时由于表演高度紧张致使大脑一片空白错答了一个小答案而被扣了0.03分,最终与一等奖无缘。
     三、苦练跷功,成为今日中国豫剧舞台上一颗耀眼的新星。
    2010年,邵文霞34岁,是参加最后一次我省三年举办一届的青年戏剧演员大赛的最后一次机会,她焉能不高度重视,怎能轻易放过。她之所以参加这次大赛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全省那么多优秀的演员在一起比赛就是最好的一次切磋技艺、相互学习、自我提高的最好平台。她就是抱着一颗平常心来参赛,只要把最好的演技呈现出来,得不得金奖已经不关紧要了。
    针对这次大赛,邵文霞想的是自己的戏一定要有亮点,要独出心裁,与别人不一样。所以,她就想到了2007年的一天,在家中看中央电视台戏曲频道播出的湖北省京剧院演出的《三寸金莲》时,被戏中的踩跷功深深地吸引住的情景。剧中不但主角踩跷,而且连婢女们也踩跷,她们表演的“金莲花舞“等一系列舞蹈满台生辉,令人叫绝,赞叹不已。跷功不就是东方的古典芭蕾么?她也要把这种艺术形象学会运应到合适的角色塑造上,展现在豫剧舞台上。于是,邵文霞赶紧叫老公张放给远在中国戏剧学院读本科的好同事桑艺、牛松涛看能不能在北京买到跷。当桑、牛二弟把在北京天桥戏剧服装店买回的跷放到面前时,邵文霞傻眼了。这种跷鞋,小瘦尖弯,刚开始干着急就是穿不上,后来经过多次尝试能穿上了,但是不会正确地绑脚,所以总是走不成路,于是就放弃了,不练了,把跷在了角落里。本届大赛,能不能把踩跷功运用到某个戏中来表演呢?她找到了有“戏曲电脑”之美誉的鼓师石振虎老师征求意见。石老师说,如果要踩跷演戏就选传统剧目《翠屏山》吧。
    戏一定,劲头就来了,她咬咬牙,把扔了三年的跷又给捡了起来。她先观看了京剧《翠屏山》的录像,感觉到踩着跷表演很美,很漂亮。于是她又开始自学踩跷:几乎是把脚尖朝下插在这种半软半硬的跷内开始练习,每挪动一步双足疼地钻心痛,豆大的汗珠落在地板上摔成八瓣。一不小心,就摔倒在地,站起来接着练----可谓尝尽了“小脚一双,眼泪一缸”的滋味。终于,邵文霞能穿着跷走成路了。这时候,她想一边到中国戏剧学院自费做旁听生进修一下戏剧理论和表演艺术,一边投师学习《翠屏山》中潘巧云的那折戏。今春正在中国戏剧学院教司鼓的石振虎老师给她联系好了一个北京京剧院的赵乃华老师,文霞连忙赶到北京跟赵老师学习《翠屏山》中潘巧云的一折戏。她先把15分钟的一折戏的戏路全部学会,再体验角色的内心戏,然后学习如何通过唱腔和表演来进行人物的塑造。在中戏做旁听生期间,她得到了很多老前辈艺术家、好同事、好同行的关照。有一次,有几个女生正在练习踩跷,她就不失时机地在一旁偷看她们是怎样地缠裹脚布,这时她才恍然大悟,原来自己走不好台步的根源在于自己不会缠布。邵文霞开始模仿她们用绑带把脚背同木芯牢牢扎紧,腿部和脚腕子都要绷直,脚跟不能落地,这种比跳芭蕾舞难度更大的跷功绝技开始被她掌握住了。赵乃华老师曾告诉她,不踩跷也可以走跷步同样能演好潘巧云,但是踩上跷会更挺拔,更能演好人物。她把踩跷的诀窍给说了一下,不踩跷走跷步要用脚后跟走路,踩上跷要用脚趾头走路。在北京京剧院上课时她为了省钱,她住在中戏后边的地下室,总共学了一个半月。在中戏期间,她也向正在给豫剧班学生们上课的著名豫剧表演艺术大家王清芬老师请教。因为王老师在1988年排演《富贵金莲》一剧中曾运用了跷功。王老师说,练那干啥?受罪死了!文霞说,我不怕,就想学点技巧丰富自己的表演。王老师就把20多年前她踩跷的经验给她说了说。为了练好跷功,她的脚趾头不但磨出了厚厚的茧子还变了形,每天都要用热水烫一烫,现在她都不敢穿高跟鞋走路了。
    2010年7月22号晚,在河南电视台《梨园春》现场直播的河南省第六届青年戏剧演员大赛第一场决赛中,著名主持人关枫事先并不知道15号参赛选手邵文霞是踩着跷要上场演戏的,无意间看到她在舞台一边检查跷谢时才发现的,于是在看完她的参赛表演后,就向被“蒙在谷里”的观众透露了邵文霞是穿着跷在为大家表演,恍然大悟的观众只感觉到这个演员表演特别地美,和以前所看到的旦角表演有很大的不同,就是想不到是为什么。关枫揭示了答案,现场观众报以了异常热烈地掌声。
   “闻道当年九阵风,今朝恍觉睹新容。款款莲步舞粉袖,曳曳柔姿百媚生。豫剧跷功今复现,东方芭蕾绝技能。拿来主义为汝用,齐赞梨园出新星!”在看了复赛和决赛后,我套用了别人的一首诗加以修改赠给邵文霞。我特别想说的是邵文霞,你是一个敢想敢做的好演员,通过你的表现,我们看到了豫剧新一代演员的追求,看到了豫剧的希望。我很希望这位俏花旦能在戏曲界和社会各界的支持下排出一部完整跷功大戏,我们期待着邵文霞的上乘佳作早日面世!
   (本文写于2010年8月,发表于《魅力中国》杂志2010年08中)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1 中原戏剧网 ( 豫ICP备5522524512152号 ) All Rights Reservde. 技术支持:顺飞科技
声明:本网站所有资料未经允许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