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公告

1、为戏曲院团创作剧本;

2、应约创作电影剧本;

3、为戏曲院团演职员在省级和国家级核心期刊上发表论文;

4、为社会各界人士发表省级和国家级学术性论文;

5、为戏曲院团组织媒体宣传;

6、为社会各界组织大中小型戏曲演出和综艺晚会;


联系人:东风

电话:13838156232 (微信同号);

QQ:742688971;

电子邮箱:742688971@qq.com


人物风采:
王希玲
王希玲


   【坤生之王领风骚 ——记当代豫剧坤生王派艺术创始人王希玲】
   【文:东风】
    在中国豫剧的发展史上,以豫剧大师陈素真、常香玉、马金凤、阎立品、崔兰田、桑振君为代表的一大批坤旦取代了二三百年沿袭下来的乾旦,并且又取代了生行统治舞台的局面,开创了豫剧艺术最为辉煌的时代。同时,也加剧了豫剧行当的不平衡。这一时期,能与六大名旦相抗衡的唯有豫剧一代宗师、唐派艺术创始人唐喜成。当历史的车轮步入上世纪八十年代之后,一大批豫剧明星应运而生。就在这旦角依然风光无限好的时期,郑州市豫剧团的领衔主演王希玲从旦行跨入生行,不但打破了生行只能为旦行配戏的局势,而且还形成了独具魅力的王派坤生表演艺术。
    一、 不想当主演的演员不是好演员
    王希玲祖籍山东省滕县,1944年2月出生于上海。良好的家教和富裕的生活给她的童年带来了无比的幸福和欢乐。1953年,父母的离异使她尝到了生活的酸涩和艰辛。文弱而倔犟的母亲带着四个子女回到河南的娘家,小希玲进入郑州的南学街小学读书。1955年10月,郑州市豫剧团招收新学员。为了减轻年迈的姥姥的经济负担和身心憔悴的母亲的重负,她毅然决定弃学从艺。
    当时报考的有几百人,仅录取五名。王希玲虽然是学校歌咏队、舞蹈队的骨干演员,可是先天嗓音条件不好,没有高音,所以一张嘴就被评委喊停。为了生存,她要拼命抓住这个机遇。于是,唱戏不成改唱歌,唱歌不成改朗诵。她临场不惧的胆量和声情并茂的诗朗诵打动了著名豫剧表演艺术家华翰磊,被亲切地告知回家等通知。
    1955年12月8日,王希玲幸运地收到了录取通知书,开始步入那漫长、艰辛、充满欢乐与泪水、让她魂牵梦绕的艺术人生。初进团,她是报幕员和图书管理员。她爱读书,两年时间内就把剧团两大箱的书给读完了。她记住了书中拿破仑的一句名言: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在她的心中,也竖起了自己的座右铭:不想当主演的演员不是好演员。有了目标后,王希玲练功更加刻苦,老师们也开始让她跑跑龙套、上上小角色。1957年,31岁的母亲因病去世,13岁的柔弱少女开始勇敢地挑起了养家的重担。变压力为动力,她必须把戏学好,才能养家糊口。
    1960年,剧团要排现代戏《红珊瑚》,女主角珊妹分派了四个演员,王希玲是其中之一。为了能实现当主演的梦想,她除了上班时间排练外,在路上也是比比划划,回到家里更是加紧练功。轮到她吊弦时,琴师嘲讽道:“你的嗓子我不敢伺候”,然后扬长而去。这句话深深地刺痛了她的自尊心,跑到人民公园的湖边大哭了一场。痛定思痛,她向声乐专家求教,寻求科学的发声方法,终于喊出了小嗓,找到了高音。后来,在四个珊妹中,从唱腔到表演,她都领先一步,成了实质上的A角。15岁,是她第一次演主角,是她第一次获得掌声。成功的演出,使她热血澎湃、泪流满面。之后,她开始在《王老虎抢亲》、《三拜花堂》、《草人媒》、《沉香扇》、《宝莲灯》等戏中担任配角。她是一个有心人,学会了本不属于自己的角色,如:《东风解冻》中的赵玉霜、《龙江颂》中的江水英、《胭脂》中的吴南岱、《红灯照》中的林黑娘等。从1960年主演《红珊瑚》到1976年主演《胭脂》,是王希玲艺术人生的第一个阶段。这个阶段好比是坐慢车,在一点一滴积累舞台经验,为日后的表演艺术打下坚实的基础。
    自1976年到1983年之间,逐渐赢得团领导信任的王希玲开始被施加重担,从“捡角”转变到了“派角”,如:《红灯记》中的李铁梅、《杜鹃山》中的柯湘、《花木兰》中的花木兰、《白奶奶醉酒》中的白奶奶、《大河奔流》中的李麦、《白莲花》中的白莲花、《白蛇后传》中的许仙、《柳河湾》中的郭大脚等。这是她艺术人生中的第二个阶段,好比坐上了快车,表演艺术突飞猛进。
    二、开创小生领衔主演大戏的格局
    在王希玲艺术成长的前两个阶段,现代戏、古典戏均能胜任,花旦、闺门旦、青衣、彩旦、武生、小生、须生均能得心应手。探究其成功的真谛,来源于她艺术创作的原则:有真意,去粉饰,少做作,勿卖弄。特别是第二个阶段,尤其得益于恩师常香玉的言传身教。在接下来攀登艺术高峰的第三个阶段,她选择了处于配角地位的弱势行当——小生来作为主工方向。当时,也曾犹豫过、徘徊过,几经权衡还是坚定了信心。

 


    1984年,由王希玲领衔主演的历史剧《陆逊拜帅》立在了舞台上。她饰演的陆逊是以翎子生应工,既潇洒倜傥,又威严刚毅。在表演中,她立足于翎子生的“帅”,又糅进了文生的柔、武生的刚、帅生的威,以帅为主,帅中含威;以刚为主,刚中含柔。准确的内在体验和有分寸、有棱角的外在体现塑造出了三国时期东吴年轻的三军都督陆逊那才华横溢而不浮躁、有勇有谋而不清高的艺术形象。这部戏成为80年代河南戏剧舞台上较有影响的作品。
    1985年,由青年演员路艳菊和著名演员王希玲联袂主演的新编古典戏《情断状元楼》公演后引来了指责和非议。该剧从全方位进行了大胆的突破,看惯传统戏的观众明显有些不适应。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证明了当年的革新是成功的。这部戏至今演出了一千多场,不但成了郑州市豫剧团的保留剧目、打炮戏,还广为本省、外省剧团所搬演和移植。王魁是一个反面小生,王希玲在塑造这一角色时一改饰演正面小生的表演路子和程式化东西,从人物的内心世界和性格本质出发,将生活的真实糅进去,表现出了负心汉王魁猥琐、穷酸、落魄、虚伪、狠毒、怕死的丑陋灵魂。
    1986年,王希玲排演了历史剧《金殿抗婚》,饰演的是刚正不阿、一身正气的宋弘。这部戏创造了在河南人民剧院连演两个月而不衰的上座记录。1989年,排演了《假太子与真公主》,饰演假太子。这两出以小生领衔主演的剧目移植于南方戏,因此保留了南方戏的清新、自然、空灵、含蓄,在化妆和服装上大胆借鉴了越剧、黄梅戏的艺术风格,因而使粗狂、豪放的豫剧呈现出新的面貌。在创作中,同样贯穿并实践着她的艺术追求:求真、求深、求新、求美。这两部戏也成为郑州市豫剧团的保留剧目。
    王希玲生旦俱佳、文武全才,不但留下了大量的舞台剧目,还在多部戏曲电视剧和戏曲电影中塑造出了栩栩如生的艺术形象。如《程咬金照镜子》中的李世民、《巧配鸳鸯》中的喜奶奶、《鸳鸯戏水》中的金书贤、《我爱我爹》中的周金妹、《戴枷的钦差》中的袁玉荣,等等。时间证明,王希玲先博后专,其选择是正确的。她改变了小生只能为旦角配戏的传统,开创了小生领衔主演大戏的格局,成为当时豫剧界的坤生之王,其艺术成就在同代演员中也是名列前茅,誉满中原。
    三、《风流才子》标志着一个豫剧新流派的确立
    接连几部小生戏的成功推出,可以识做王希玲小生艺术在量上的持续积累,这种量的积累得到质的飞跃和升华,则是《风流才子》一剧的横空出世。
    1987年,我省一位著名戏剧评论家曾撰文疾呼,人到中年的王希玲似乎还没有找到属于自己的舞台位置,还没有自己的保留剧目,还没有树立起自己在观众心目中的独特形象。这是充满善意与关怀的批评,一针见血地指出了王希玲艺术发展今后所要努力的方向——争做当代剧坛的领袖人物。此时,王希玲困惑了,痛苦了。她心中最明白,观众虽然深深记住了她的名字但还没有牢牢记住她所塑造的角色的名字。她要寻找一部好剧本,要打造成最具代表性的作品,要让观众把自己的名字和角色的名字划等号。

  


    1988年,王希玲邀请著名剧作家张新秋将唐伯虎点秋香的故事创作成豫剧剧本。张新秋不负众望,他确定要着重塑造一个既才华横溢、风流倜傥,而又对爱情有着执著追求的唐伯虎形象。剧本初写时暂定名《大才子与小丫环》。1989年2月,王希玲邀请到了著名湖南花鼓戏导演张建军赴郑执导《风流才子》。那一年,正是“下海”经商热浪席卷全国的时候,文艺界、戏曲界也难经诱惑,不少名人也纷纷弃艺从商。王希玲却不识时务,与编剧、导演、音乐设计等主创人员志同道合,签订了一份“君子协定”,共同把一台清新素雅的戏排出来,不媚俗、不取巧。著名剧作家杨兰春、音乐家王基笑被郑州市豫剧团求贤若渴的精神和王希玲的艺德人品所打动,担当了名誉顾问,他们亲自动手为王希玲改写唱词和唱腔。
   《风》剧聚集了当时文、音、表、导、美各路精英,但能否将唐伯虎这个角色诠释到位,却是王希玲最大的压力。为使自己塑造的唐伯虎更接近历史的真实,她硬着头皮啃完了古文版本的《唐寅传》。经再三揣摩和反复分析,她终于从唐伯虎那狂放不羁的性格中,从他那被人传为佳话的“点秋香”传奇中,找到了剧本赋予唐伯虎的崭新的道德观、人生观、爱情观。他是个有血有肉、有真情实感、有独特个性的风流才子。他的风流是展示人性高雅、自由、解放的风流,是更深沉、更超俗、更洒脱的风流。他“弃官出游”、“卖身为奴”、“花园表白”、“挥毫书画”、“巧点秋香”等一系列行动,皆出自对真情的追求。她走进了唐伯虎的精神世界。
    导演要求王希玲必须当场表现出唐伯虎的诗书画三绝。按计划例正式演出还有20天,她不是书法家、画家,平时的信手涂鸦岂能献丑?然而,这是剧本中显示唐伯虎绝世才华的惟一行动。“氍毹粉墨本同源”,京、昆等剧种的许多艺术大师不乏丹青高手,但在乡土气息浓郁的豫剧舞台上,能泼墨挥毫者却鲜有先例。为了将戏演到极致,她立志要开风气之先。在紧张的排练之余,她请教省市书画名家拜师学艺,团里搞舞美的金刚也手把手地教她。20个日日夜夜,她练习书法达到了痴迷忘我的境地。一次,在家吃饭,她突然想起了“佛”字的布局结构,下意识地执筷挥舞,吓得女儿还以为妈妈中了邪魔。当她练书画的纸摞起来有一尺多高的时,终于闯过了难关。
    1989年阳春三月,《风流才子》面世。该剧突破了传统豫剧粗狂豪放的风格,呈现出了一种清新细腻、高雅轻松的艺术风貌。从大幕拉开到全剧结束,剧场内充满了轻松愉快的笑声和热烈火爆的掌声。该剧首演后,观众奔走相告,纷至沓来,在已经陷入演出很不景气的河南人民连演两个多月。《风》剧的艺术新风格和剧场演出效果引起了省会戏剧界的关注,为此召开了几次座谈会。我国著名文艺理论家鲁枢元撰文称赞王希玲的表演:王希玲有着极好的“内功”,饰演的唐伯虎挥洒自如、悠然从容、得心应手、举重若轻。无论行腔还是道白,无论动还是静,一字一声,一招一式都能控制得不温不火、恰到好处,从而显示出了美感与力度-----这是一种自然的表演,一种既能化入又能化出的表演,是表演艺术的高境界。
   《风》剧得到社会各界和专家同行的热切关注,边改边演,日臻走向成熟和完善。至此,王希玲艺术人生的第三个阶段好比坐上了特快车达到了顶峰,豫剧坤生王(希玲)派艺术真正被确立了下来。1990年岁末,该剧参加河南省第三届戏剧大赛,荣获优秀剧目奖,王希玲获得表演一等奖;1991年5月9日,中宣部副部长、文化部代部长、著名诗人贺敬之在河南人民剧院观看此剧,风趣地对她说:“这才看到你,这才是真正的你,你演得非常好,演得非常可爱”;1991年10月,该剧晋京演出,王希玲当选为全国文化系统先进工作者,并于11月1日受到江泽民总书记的亲切接见。11月中旬先在中南海中央办公厅警卫局礼堂为宋任穷、王平、荣高棠、李宝光等领导和中直机关1300多名观众演出,又在吉祥剧院连演5天,场场爆满。21日,文化部艺术局组织有关专家、学者以及文艺界知名人士张庚、郭汉成、刘厚生、马少波、赵寻等观摩演出。马少波口占一绝:“才子风流赤子心,江南妙笔数唐寅。美哉豫剧阳不衰,粉墨少年第一人。”我国著名作家李准在人民日报发表文章《戏曲创作的新收获》,谈到:“希玲同志演的唐伯虎,可以说这个人物达到了相当高的境界------”。22日,首都40多位专家、学者参加了座谈会。曲六乙说:“这是一部高水平的轻喜剧,它的风格细腻清丽,与以往的豫剧不同,标志着豫剧风格的新发展------她演的唐伯虎是一个具有中原地区人文、人格、气质的唐伯虎,是豫剧的唐伯虎,是希玲自己的唐伯虎------”。12月1日,该剧参加了亚洲传统戏国际研讨会------;该剧还使她夺得了政府最高奖——文化部第三届文化表演奖榜首等多个大奖;她带着该剧演了大半个中国,还演到了台湾、香港、澳门和欧洲-------
    王希玲创造出了属于自己的作品,这部作品也成就了王希玲表演艺术的辉煌时代。她的流派特点可以总结为四个字:“真、深、新、美。”继《风》剧之后,她又推出了最后一部小生戏《春秋出了个姜小白》。如今,王派小生艺术正以其独特的魅力而薪火相传。她的弟子遍布全国各地,大多成为所在剧团的骨干演员,如“任三印、马刚良、张艳萍、王雪鹏、王凤琴、刘杰、李继梅、宋秀梅、曹华、曹红、黄河、任虹桥、马艳青、李慧敏、路宝华、薛娇、王俊杰、王静、马全、李鹏杰、吴江南等。
    祝愿王希玲老师艺术青春常驻,祝愿王派小生艺术代代相传!
   【本文根据《风流儒雅写春秋》一书整理而成,发表于《魅力中国》戏剧版2012.11期】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1 中原戏剧网 ( 豫ICP备5522524512152号 ) All Rights Reservde. 技术支持:顺飞科技
声明:本网站所有资料未经允许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