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公告

1、为戏曲院团创作剧本;

2、应约创作电影剧本;

3、为戏曲院团演职员在省级和国家级核心期刊上发表论文;

4、为社会各界人士发表省级和国家级学术性论文;

5、为戏曲院团组织媒体宣传;

6、为社会各界组织大中小型戏曲演出和综艺晚会;


联系人:东风

电话:13838156232 (微信同号);

QQ:742688971;

电子邮箱:742688971@qq.com


人物风采:
尹鑫堂
尹鑫堂


   【他是中原父老喊出来的“豫剧小红脸王” ——记河南省优秀青年演员尹鑫堂】
   【文/图:东风】
    在广袤无垠的中原大地上,活跃着成千的民营戏曲院团。这些由个人组建的戏曲演出团体可以说是在默默无闻地传播着河南的戏曲艺术,在丰富着亿万百姓的精神生活,在实现着自身的社会价值,在延续着最为传统和落后的乡土艺术风格,在日益萎缩的演出市场中艰难地生存并养活着自己。然而,由于民间剧团的流动性太强、剧团名字时常更换、演出中不打演员表、缺少媒体宣传和自我炒作等原因,往往是剧团演过一个台口很快就会被观众所淡忘,再受欢迎的演员最终也没有能让观众记住姓什么叫什么。凡事却有个例,由多家民营院团竞相邀请担当领衔主演的河南省优秀青年演员尹鑫堂就像一匹黑马,历经数年闯荡,不但被中原大地上的父老乡亲们记住了名字,还获得了一个“豫剧小红脸王”的美誉。
    一、天生一个小戏迷
    因道口烧鸡而闻名全国的滑县位于河南的东北部。这是一个戏曲大县,拥有豫剧高调、曲剧、大平调、大弦戏、柳子戏、落腔、罗卷戏、四平调、二夹弦九个剧种和数量庞大的专业与民营剧团。1984年,尹鑫堂就出生于滑县慈周寨乡尹庄村的一个梨园之家。他的爷爷是大平调老艺人,不自觉地就将“戏根”扎进了孙孙幼小的心灵。八十年代中后期的滑县农村虽然和全省其他地方一样还很贫穷落后,但是戏曲演出却很活跃。每逢庙会演大戏,他就缠着父亲驮着他站在人群中看戏。在刚刚有记性的二、三岁时,有个大平调剧团在演《秦琼打擂》,只见一个红脸大汉在舞台上挥舞着一对凹面金锏好不威风,他就冲着戏台喊道:“给我一个,叫我玩玩。”观众们一下子把目光聚集到了他的身上,这个小家伙可来了劲头,模仿着演员在比划着咿呀咿呀地唱着对台戏。
    小鑫堂天生胆子大、戏瘾大。在没上小学前,他就敢独个跑几里地去看戏,并且是日场戏连着夜场戏,场场不落,直到剧团赶场离开。每次演出,他总是先溜进后台看演员们化妆、插头饰、戴髯口、穿戏衣,再等到铿锵的锣鼓响起来的时候摸到前台趴在角处看戏。那花花绿绿的衣裳、五彩缤纷的舞台、打打唱唱的场面,都给他的童年带来了莫大的快乐和幸福。在看过的戏中,他最喜欢的就是红脸戏,如:《赵匡胤下河东》、《搜杜府》、《刘墉下南京》、《反徐州》、《诸葛亮吊孝》、《杨家将》、《夜审潘洪》等。这些又是他日后登上舞台常演的红脸戏。 
 
 (2012年,摄于郑州航海路大学路张魏寨。戏为《八贤王说媒》)


    在读小学时,他就跟着广播学会了好多唱段,如:《朝阳沟》中的“咱两个在学校整整三年”、《打金枝》中的“有为王那个坐江山非容易”、《三哭殿》中的“下位去劝一劝詹妃娘娘”、《十八扯》中的“十冬腊月里呀好热的天”等。他是那种长的眉清目秀、齿白唇红的漂亮男孩,活泼果敢的性格又使他成了孩子王,因此身边聚集了很多小粉丝。小小的年龄,竟敢在学校操场上开“个人演唱会”。老师们很喜欢这个天真无邪并有着梦想的学生,就带着全体同学观看他的演出,不时报以热烈的掌声。从此之后,他唱地更卖劲啦。他家里种了几亩果树,就搬到园里去住。果园里学校有三里地,每天上学他都是边走边唱。时间一长,乡亲们都知道啦,就专门在路上等候着听他唱戏。
    二、阴错阳差学美术
    尹鑫堂初中毕业后,非常想考戏校。但是那个时候,他可并不知道戏曲艺术正处于最最低谷,剧团演戏少,没人愿学戏,很多戏校都改名字叫什么文化艺术学校啦。所以,他错认为已经没有戏校可以考进去学戏啦,很是伤心落泪。他的爷爷退休后一直在家练字、画画,他就开始跟着学美术。

 
  (摄于2012年9.21日,尹鑫堂饰演八贤王)


    2001年,他考入了安阳文化艺术学校美术班。开学时,父亲领着他领着到学校报到。一进大门,他惊呆了,看到有很多学员在踢腿、喊嗓子。这是怎么回事?这里怎么还能学唱戏?带着一脸的茫然,他飞快地跑到新生报名处向老师询问情况。一问才知道,这个艺校的前身就是安阳地区戏曲学校。当时,他就后悔地捶胸顿足、痛哭流涕。这不就是自己梦寐以求的戏校么?自己怎么会这么傻、这么笨?他当即决定要放弃美术专业改学戏曲专业。然而,学校只开设了戏曲小班(即:五年制)而没有开设大班(即:三年制),他的年龄不适合去上小班。但是,他实在太想学戏啦。于是,就找到杨喜梅、谢启顺两位老师哀求道:“老师,老师,你就叫我跟着小班练功、学唱腔吧。”两位名师看到这个少年渴望的眼神,很是感动,欣然同意教他学戏。就这样,他一边学习美术一边跟着学戏。
    尹鑫堂聪明好学。一个人同时要学两个专业,付出的汗水是其他人的两三倍。杨老师、谢老师经常给他开小灶、上小课、排折子戏,还安排上大班的乐队学员给他吊嗓子。在三年的艺校生活很快结束啦,他面临着人生道路的抉择。
        三、豫剧高台小主演
    2003年,尹鑫堂以优异的成绩从安阳艺校毕业。毫不犹豫,他选择了唱戏,并且发下誓言,一定要唱出名堂。他先进入了家乡人王韶华创办的民营剧团学演大戏。的确,他天生就该吃唱戏这碗饭。由于悟性高,又知道虚心地向成熟演员学戏、偷戏,所以在短短的一年之内就学会了不少戏,如:现代戏《楼道风波》、古典戏《新老爷坐轿》等。剧团的老师们也都很喜欢这个英俊阳光、知礼感恩的大男孩,对他教戏教地格外认真。很快,他就在滑县小有名气啦。 


   (摄于2012年10月6日,郑州北郊杲村,戏为《搜杜府》)


    安阳五龙妙一年三百六十天几乎天天都要演戏,剧团都是轮流前来演出。有个民营刚到此演了两天戏,就因效果平平将被取消合同,团长就请尹鑫堂来帮忙演了一出《寇准背靴》。“天波府我尊了贤爷之命------”,一段豫剧红脸唱腔一经出口,观众们报以热烈的掌声。他们都在纷纷议论,这个团从哪里又挖来了新演员啊?这扮相多端正漂亮,这嗓音多纯净缠绵。是啊,这就是艺术,明明知道是一个刚出道的毛头小伙子在饰演一个机智风趣、忠心爱国的老丞相,无论扮相还是唱腔都还没有把人物的那种沧桑感和复杂的内心世界演绎、刻画出来,但就是喜欢这种嫩嫩的、生生的、涩涩的、做做的感觉。就在这次演出中,安阳铁西区豫剧团团长王少华(曾任安阳市豫剧团演员队队长)也在台下看戏,他要挖走这个唱红脸戏的青年演员到团里去当小主演。
    既然把自己立为小主演,那么就应该会演更多的戏,在唱腔和表演上要有特色。定下了目标之后,他开始加大马力跟着老演员们学习基本功、学演老戏。为了掌握好老生行当必用的“抖髯口、撤蟒片、耍帽展、亮靴底、打水袖”等技巧,无论是夜场结束还是黎明时分或者演出间隙,都能看到他苦学苦练的身影。小嗓子唱红脸戏,听起来是阴柔有余而阳刚不足,他就开始喊嗓子,试图增加宽度、厚度、力度和沧桑感。为了学好豫东红脸戏,他曾停下了演戏丢下了收入,远赴商丘找张枝茂、朱坤芳老师求教。张老师就将《诸葛亮祭灯》传授给他,还教了豫剧红脸唱腔的绝技“偷字、闪板、吐字、发声、运气、行腔、哀韵、小寒韵、大寒韵”等;朱坤芳老师将红脸戏大段唱腔的演唱技巧教给了他。回到团里后,他将老师们传授的技艺运用到所主演的红脸戏《赵匡胤哭头》、《诸葛亮吊孝》、《反徐州》、《寇准背靴》、《小红袍》、《杨家将》、《徐策跑城》等几十部剧目中,受到了豫北一代家乡父老的欢迎。


 (郑州杲村以及周边乡亲在看尹鑫堂唱的红脸戏) 


    2007年春日,滑县一家剧团在长葛市的一个村上与另一家剧团对戏失败啦,团里的一个演员就向团长推荐,请尹鑫堂来救戏。在该村东头的空地上,一南一北两架舞台俨然正要一决雌雄的狮子,中间坐满了看热闹的观众。只见对方剧团挑战性地贴出了演出战书:“红脸王XXX领衔主演《铡西宫》”,这边剧团也贴出了演出迎战书:“豫剧红脸王中王尹鑫堂领衔主演《铡西宫》”。锣鼓成了战鼓,弦乐成了暗箭,舞台成了战场,主演成了统帅。两军厮杀,比的却是谁的嗓门大、嗓门亮、嗓子好,谁的表演更火爆煽情。观众是一会跑到南边,一会跑到北边,最后的结局是尹鑫堂把一大半的观众都拉在自己的舞台前。这可把团长给高兴坏了,戏一结束就贴出了第二天的演出预告:“尹鑫堂主演《刘墉下南京》”。在第三天演完《刘墉铡许翠屏》时,对方台口的观众稀稀拉拉屈指可数,这边却是人满为患。就这,人群中还有人对这那边喊道:“王中王唱地好,都来这边看。”


  (《搜杜府》最后一幕)


    现在,尹鑫堂有很多粉丝,特别是“马扎队(即:带着小马扎到处找戏看的中老年人)”,他演到哪里就跟到哪里去看;他演到哪个地区,哪个地区就有他的“马扎队;他在哪个村镇演戏,哪个村镇就会有主人请他到家里去住。更令他感动的是,经“马扎队”的口碑相传,以讹传讹,他就真的被中原大地上的父老乡亲们誉为了“豫剧小红脸王”。有一次,安阳内黄县豫剧团邀请他在县直机关演出红脸戏《刘公案》,场面很是火爆。演出结束后,领导们都不走,要求加清唱。团长走上台问:“各位领导,恁想听谁的戏?”。这时候,县国税局局长张麦希站起来兴奋地说:“谁的戏都不想听,就想听小红脸王尹鑫堂的《下南京》!”
    四、前进路上勤求学
    尹鑫堂是一个有思想、有追求的好演员。记得是2010年的时候,我忽然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陌生人就是尹鑫堂,原来是他想得到我主编的《中国豫剧唐派艺术演出剧目选》一书,并在电话中畅谈了他对唐派艺术的独特见解。令我十分惊讶的是,在他拿到我的书之后,很快将我创作的新编历史剧《寇准戏审潘仁美》立在了舞台上。他告诉我说,是他自己哼的唱腔,由板胡师记谱,自己设计表演排出来的,而且刚被写到演出戏单上就被戏首点中演出,效果很好。我能推测出来,这部戏的唱腔还不会有多完美,表演也不会有多精湛,可这是民间剧团演员、乐师们自己创造出来的,这种独创精神值得学习和推广。
    在数年的舞台磨砺中,他的唱腔和表演有了很大的进步。因此,他获过2010年河南省首届民营团体戏剧大赛的表演一等奖、2011年郑州电视台《周末大戏院》“群英对对碰”的最佳唱腔奖等。但是,他也很清楚自身存在的不足:由于长期在基层演出,过于注重演出效果,以华丽的唱腔和过激的表演向观众要掌声;由于民营剧团的生存限制,演的都是老戏,缺少新戏提高演技;由于每场戏都是站在高台上演出,所以化妆、穿戴不甚讲究。


  (尹鑫堂跟袁国营老师在一起  学识乐谱)


    在一次演出中,尹鑫堂认识了豫剧唐派第一代传人、素有“小唐喜成”美誉的河南省豫剧一团主演、著名表演艺术家袁国营老师。袁老师德艺双馨,平易近人。于是,只要剧团没有演出,他就跑到郑州来向袁老师求教。虽然尹鑫堂唱的是豫东红脸戏和豫西衰派老生戏,没有唐派的嗓子,但是袁老师很开明,没有门户之见,很乐意无私地辅导这个勤奋好学的青年演员。袁老师倾囊相授,教他怎样识谱开谱、怎样读剧本、怎样分析角色、怎样化妆、怎样在舞台上从内在情感出发运用唱腔和表演来刻画与塑造人物等知识。袁老师还建议他多看京剧艺术,学习麒派、杨派、马派、余派的表演技巧。有了名家的教诲和指点,他在艺术上有了长足的进步。
    艺无止境,希望他能够在中原大地的舞台上不要停下脚步,一直走下去,我想,会创造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空的!
  【本文发表于《魅力中国》戏剧版2012.11期】
  【后记:2013年2月4日,尹鑫堂拜在当代豫剧领军人物李树建门下。2014年9月,担任一家民营豫剧院团的业务团长】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1 中原戏剧网 ( 豫ICP备5522524512152号 ) All Rights Reservde. 技术支持:顺飞科技
声明:本网站所有资料未经允许不得转载!